第15章

    见此,宋时蕴起身道:“那东西在哪儿,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屋里……”

    宋思文仍旧紧皱着眉头,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时蕴见此,嗤笑一声,“大哥如若不想活的话,不必浪费我的时间,时辰也不早了,我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闻言,连忙站起身来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“我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带你去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语毕,他急忙做了个请的姿势,眼巴巴地看着宋时蕴。

    宋时蕴面上的神色缓和些许,跟宋思文一道,去了他住的前院。

    宋思文有一间单独的小院。

    他带着宋时蕴,便直奔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一进院子,宋时蕴便闻到奇怪的臭味儿。

    不是阴气,是一股类似臭虫的味道。

    和宋思文身上的味道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应该没错了。

    宋思文此时已经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宋时蕴收起思绪,跟在宋思文身后,一道进去。

    甫一进去,她便感觉到那股臭味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此时,宋思文一进去,便想往床边去。

    宋时蕴喊住他,道:“你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一脸莫名,便见宋时蕴已经提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径直走到床边,从枕头下,拿出来一只香囊。

    宋思文不由瞪大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我把香囊放在那里?”

    宋时蕴看着手里的香囊,是一朵并蒂莲纹样的香囊。

    她眉心一皱,看向宋思文,道:“我可能找到你被下咒的源头了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一愣,“……你,你是说这香囊?”

    宋时蕴没有说话,只是徒手抓住香囊,宋思文还没反应过来,便听到一声裂帛响起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……

    香囊便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宋思文眼皮狠狠一跳,还来不及心疼,便见宋时蕴从香囊的夹层里,取出来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宋思文定睛一看,正是一撮头发。&a;#160;&a;#160;

    他脸上的血色,瞬间告罄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阴气极重,应该就是死人的头发,而且应当是含冤而死的人,这样阴气才会更重,能够置你于死地。”宋时蕴望向痴呆状的宋思文,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凉水。

    宋思文愣了一秒,大步走过来,不愿意相信地将头发抢过去,“这怎么可能?这香囊是虞三小姐给我的,她,她为什么要对我这样?”

    宋时蕴早在看到并蒂莲纹样时,就觉察出这香囊来历有问题,闻言她立即追问道:“虞三小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宋思文死死地盯着手里的头发,他脸色发白,脚下都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闻言,他呆呆地看向宋时蕴,“虞三小姐……是沔阳郡主府上的……三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沔阳郡主?

    宋时蕴眉心一挑,沔阳郡主算是她的堂姑姑,是皇家的成员。

    宋时蕴对这位郡主,倒是有些印象,听闻她嫁给了虞国公,那虞三小姐应当就是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只不过,宋时蕴鲜少和这些皇亲国戚往来,并不认识这位虞三小姐。

    “大哥确定,这香囊是虞三小姐给你的?”

    宋思文白着脸,眼眶却有点红,“是,是她亲手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虞三小姐当时什么都没说,但红着脸,把绣着并蒂莲纹样的香囊递给他,是什么意思,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宋思文和虞三小姐也算是青梅竹马,一同在京中,经常碰面,早就有一些暧昧不清的情愫。

    虞三小姐向他送香囊,宋思文自然喜不自胜,爱不释手,但这纹样的香囊,太容易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他便只好将香囊带回来,放在枕下,以慰相思之情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好了,等国丧过去,便让母亲上门说亲……

    现在告诉他,虞三小姐送他香囊,是想要他的命?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宋思文根本没办法相信,一把抓住宋时蕴的手,声音都在颤抖,“时蕴,二妹妹……你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对吧?”

    宋时蕴沉吟片刻,道:“我觉得,不是虞三小姐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大喜过望,“对吧,你也这么觉得!”

    宋时蕴解释道:“因为她没必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并非相信虞三小姐的人品。

    平宁侯府和沔阳郡主都是京中的高门大户,没有必要为了点儿女私情,弄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即便虞三小姐不喜欢宋思文,那不理会宋思文,不和宋思文往来即可。

    宋思文又不是什么恬不知耻的人,相反他很是古板守旧,一旦感觉出来虞三小姐的抗拒,他势必不会纠缠。

    毕竟都要顾惜脸面。

    这事儿,完全上升不到要人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定然是从中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宋思文闻言,渐渐地冷静下来,“对,对……你说得有道理,但,那香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被别人做了手脚,不过……”宋时蕴盯着宋思文,话锋一转,“到底如何,谁也说不好。我眼下有一个法子,可以帮你找出真凶,就看大哥肯不肯下这个狠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一愣,“什,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这种阴物下咒,是通过介质,但介质一向需要两种,一种是死人的,还有一种是下咒之人的血。且这是诅咒的一种,下咒的一方,必须是恨极了你,越是如此,效果才越是好,所以你若是肯的话,我可以做一个阵,用以反噬,无论是谁给你下咒,都会得到反噬,当时落在你身上的一切,都会加倍落在那人身上,但此法便有些心狠,不知道大哥肯不肯?”

    以前这种法子,宋时蕴是不屑于用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,她倒是看开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有什么法子是不能用的?

    只要不主动作恶就是。

    宋思文闻言,神色一怔,继而,果然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宋时蕴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“大哥是怕,万一真是虞三小姐下咒,会害了她,是吗?”

    宋思文绷着脸,搓着双手,缓缓地一点头。

    宋时蕴有些疑惑,“如若是虞三小姐下咒,那就代表着,她确实想要置你于死地,你为何还不愿意伤害她?”

    宋思文抬手捂住脸,脑子里现在一团乱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想让虞三小姐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但宋时蕴说得也有道理……

    如若真是虞三小姐动的手,起码应该让他知道,让他死心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,宋思文深吸一口气,抹了一把脸,重新看向宋时蕴。

    “时蕴……你能控制一下吗?就是,让那个给我下咒的人,得到惩罚,但不要伤及那人的性命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有些忐忑地望着宋时蕴,唯恐自己这个想法,有点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宋时蕴却直截了当地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个很好控制,反噬阵法的效力降低一点即可。

    宋思文闻言,松了一口气,道:“好,那一切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妹妹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说着,双手抵在面前,拱手行礼,深深地向宋时蕴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大哥不必如此。”宋时蕴扶起宋思文。

    宋思文面上还有点不好意思,“这是应该的,我之前……对二妹妹多少介怀,二妹妹不计前嫌,还肯施以援手,是二妹妹宽宏大量,之前也是我,知人不明,有眼无珠,对不住二妹妹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倒是没想到,宋思文会有这样的想法,她淡淡一笑道:“大哥之前说的也没错,我确实不喜欢祖母。不过,这事儿现在也不必再提,我去准备东西,稍后布阵。”

    宋思文闻言,点点头,转而问道:“需要准备什么东西,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宋时蕴摇摇头,“不用,只要准备一点朱砂和两根蜡烛即可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语毕,她便走到门口,拉开门,对秋白和霜重吩咐了一句,让她们去帮忙准备朱砂和蜡烛。

    两个人齐齐应了一声是,便离开了宋思文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等她们再回来时,手上便多了宋时蕴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时蕴拿到东西,便准备布阵。

章节目录

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【快穿】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: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: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