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

    章姨母实在是不懂宋时蕴和杨氏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申冤这种事,无论如何都是找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杨氏和宋时蕴,看在手帕交的面子上,她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此,宋时蕴便拿出来一张符。

    大庆就没有不认识符纸的人。

    章氏一看,便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不懂宋时蕴这时候,拿符纸出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她开口询问,宋时蕴手指一抖。

    章氏便看见,一道影子从符纸里跌落出来,落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章氏定睛一看,手中的茶盏,忽然砰的一声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茶盏落在地毯上,滚了一圈,停在章氏的脚边,里面的水,喷溅了章氏一身。

    章氏却视而不见,双目圆睁,怔怔地盯着地上那个影子,颤抖的声音,好像每个字都在彰示她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玉,玉珍?怎么是你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子。

    章氏嫁入柳家的时候,柳玉珍年纪还小,待字闺中,姑嫂俩的感情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就算是柳玉珍化成了灰,章氏也能一眼认出来。

    更别说,柳玉珍的模样,和生前丝毫未变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看着柳玉珍那半透明的身影,章氏心里狠狠一颤,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    薛夫人,也就是柳玉珍,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看见自己的嫂嫂。

    听到嫂嫂喊自己的名字,柳玉珍眼里,便有两行血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花厅里的煞气,噌的一下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见此,宋时蕴拿出一张符,啪的一下,贴在柳玉珍的背上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煞气,立即得到压制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章氏提了一口气,猛地回过神来,错愕地望着宋时蕴和杨氏,失神问道:“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敏茹,你真是让我看不懂了,你,你们是不是给我用什么障眼法?不,不然我怎么看到玉珍了?”

    杨氏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这事儿,还是得让时蕴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时蕴便主动开口解释道:“章姨母,这不是障眼法,也不是街头幻术,这是真的。大庆国风如此,章姨母应该也听过,神鬼之说吧?”

    章氏倏地反应过来,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,你是说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是柳玉珍柳小姐的亡灵,俗称是鬼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没有给章氏自我否认的机会,直接挑明。

    章氏愕然地望着柳玉珍,张了张口,却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大庆虽然尚道,但正经的读书人,并不齿这些。

    尤其是柳太傅这样的老古板,老学究,一向将礼法和圣人言,当成人生信条。

    信奉,子不语怪力乱神。

    从不允许柳家内,有人谈论鬼神一事。

    连带着柳家上下,都不太相信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章氏也从来没想过,鬼……会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对上嫂嫂呆愣的双眼,柳玉珍声音带上哭腔,“嫂嫂,当真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熟悉的声音,章氏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,忙站起身来,想要去扶起趴在地上的柳玉珍。

    但双手,却从柳玉珍的肩上直直地穿过。

    见此,章氏的双手,立即僵硬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由不得她不相信。

    章氏眉心狠狠一跳,强撑着理智问道:“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玉珍,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闻言,柳玉珍忍不住大哭起来,“嫂嫂,我死得实在是冤枉,你要替我申冤啊!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口,章氏更加懵了,环顾四周,“这,这话是从何说起啊?你不是难产而死吗?”

    柳玉珍拼命地摇头,“不,我是被人害死的!嫂嫂,害死我的人,就是薛振啊!”

    章氏猛然一震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章氏倒吸一口凉气,脱口而出,“他那般珍视你爱重你,怎么会害你?”

    柳玉珍闻言,恨得双眼冒火,“他那都是装的,他就是一个骗子!天底下最虚伪的人!”

    章氏更是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见柳玉珍气头上说不清楚,宋时蕴便开口道:“章姨母有所不知,柳小姐并非真正的难产而死,这里面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她按照柳玉珍之前跟她说的话,向章氏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玉珍在旁边不停地点头,血泪横流,满脸的血泪,都是她的恨意。

    章氏看到她的模样,额角突突地跳着,忍不住一把推开旁边桌上的茶壶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!

    茶壶重重地砸落在地,迸溅成无数的碎片。

    章氏气得,气喘吁吁地道:“他薛振怎么敢的?他怎敢如此!”

    柳玉珍呜咽道:“嫂嫂,我们都被他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章氏满眼的怒火,紧握着自己的衣袖,“我要将此事告知父亲和母亲大人!”

    她看向柳玉珍,惋惜又难过。

    “玉珍莫怕,嫂嫂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回来!”

    柳玉珍闻言,不停地点头。

    章氏提了一口气,看向杨氏和宋时蕴,福了一礼,“多谢敏茹和时蕴,若不是如此,恐怕我们柳家还要被蒙在鼓里,玉珍之前险些害了老夫人和敏茹,当真是我们的罪过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宋时蕴,也将柳玉珍如何来到了平宁侯府的事情,一五一十都告知了章氏。

    章氏得知杨氏最近缠绵病榻,都和柳玉珍有关系,颇为歉然。

    杨氏拍了拍她的手背,道:“不妨事,这事儿……原也是我们平宁侯府有做得不周的地方,如今遇到柳小姐也是缘分,这些事都不打紧,现在重要的是柳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章氏忙不迭地点头,“没错!”她暗暗一咬牙,“我定然不能让父亲母亲轻饶了薛振那厮,我这就带玉珍回家!”

    宋时蕴闻言,却道:“如今正是光天化日,她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章氏一愣,再次想起来,柳玉珍现在已经是鬼了。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,鬼似乎不能出现。

    章氏微微一皱眉,但脑子转的飞快,她立即看向宋时蕴,以长辈之身,向宋时蕴欠了欠身,“不知可否劳烦时蕴,将我家玉珍送回去?柳家虽然很少沾染这些,但我瞧着时蕴你定然是有办法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方才,不就是宋时蕴带柳玉珍过来的吗?

    宋时蕴如今提起,肯定是有法子。

    宋时蕴闻言,面上出现些许的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章氏见此,连忙说道:“时蕴若是愿意帮我们柳家,那我们柳家必定记得时蕴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叹了口气,松开眉头,“章姨母严重了,这是有些为难的,但为了两家的情分,时蕴也愿意试试,其他的便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章氏闻言,心里颇为感激,越看宋时蕴越是满意,心想这一直养在乡野的女儿,却一点不输京中世家之女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再次向宋时蕴道谢。

    宋时蕴抬手,阻止章氏再次行礼,道:“章姨母这样便是折煞晚辈了,章姨母稍等片刻,时蕴让人去准备一些东西,稍后便随章姨母一道,送柳小姐回家。”

    章氏连连点头,不停地道谢。

    宋时蕴摆摆手,又看向杨氏。

    杨氏淡淡一笑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微微欠了欠身,这才带着秋白和霜重走出去。

    离开花厅,宋时蕴便吩咐道:“秋白,你去准备一把红色的伞来。”

    秋白一顿,“红色的伞?”

章节目录

诡秘:不死人不死于传火txt下载 大夏伶仙最新章节 福德天官忽悠啊 云鬓添香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大汉永存免费阅读 长生武道:我用气血无限加点那一只羊 我在美国修魔道 玖梦文学网 暖心阁 人在漫威,开局迎娶绯红女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