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
    随后,宋时蕴将符纸拿过来。

    张妈妈和宋时柔下意识地看过去,便见符纸上面好像闪过了一抹金色的流光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不等她们反应过来,宋时蕴便拿着符纸,向杨氏的身上丢过去。

    宋时柔和张妈妈唰的一下看过去,便见那符箓触碰到杨氏身上后,竟然轰隆一声,无火自燃起来。

    宋时柔瞳孔一震。

    张妈妈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,下意识地过去,“着,着火了!快,快来人!”

    宋时蕴见此,却一把拦住张妈妈,“别过去,这火伤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张妈妈急得汗都快出来了,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她一句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宋时柔忽然惊呼起来,“变,变色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妈妈闻言,定睛一看。

    便见那火焰,浮在杨氏身上三寸之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本清澈的火焰颜色,在几个呼吸间,忽然变成了一道幽蓝骇人的颜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杨氏身上甚至飘起一阵阵黑烟。

    那黑烟扭曲着,摆动着,飘到半空中后,便被火焰吸过去,瞬间消失得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张妈妈和宋时柔亲眼瞧见了那东西,她们甚至都要怀疑,那东西根本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张妈妈一口气哽在嗓子眼,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床上半昏迷的杨氏,忽然急促地呼吸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张妈妈担忧地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宋时蕴没有阻拦她。

    宋时柔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妈妈凑到床边,有些紧张地看着杨氏,却见杨氏毫无血色,惨白到吓人的脸色,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恢复红润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杨氏便睁开眼来,眼神明亮清澈,气息也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宋时柔看到这变故,颇有些惊骇,小心翼翼地问:“母亲,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氏眼里闪过一丝茫然,“我,我这是怎么了?我感觉,身上轻快不少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说着,便撑着自己的身体,坐起来,身子确实轻巧不少。

    原本躺着都有些困难的人,现在却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。

    宋时柔和张妈妈,看着杨氏越来越好的脸色,两个人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张妈妈忍不住问:“夫人,现在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

    杨氏摇了摇头,反而带着些许喜色道:“我,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,好像沉疴旧疾被抽丝而去——”

    张妈妈大喜,激动地拉过宋时蕴的手,道:“夫人,这可都是二小姐的功劳!老夫人说二小姐是什么灾星,老奴看可不是!这不二小姐一回来,夫人的病就好起来了!”

    宋时柔也有些激动,望着宋时蕴的神色,也胆大起来,“二姐姐真厉害!”

    杨氏还有点莫名地望着宋时蕴。

    宋时蕴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张妈妈和宋时柔便你一句我一句,把方才的事情,跟杨氏说了个遍。

    原本在杨氏身上燃烧的符箓,此时也化成一团灰烬,在床铺之上,颇为明显。

    这些都在提醒她们,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杨氏不由拉住宋时蕴的手,喜道:“好孩子,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
    宋时蕴压住潜意识里对这亲密接触的抗拒,道:“在乡下跟一名游医学的。”

    大庆尚道,常有散修游医,四处游历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杨氏也见怪不怪,只是没想到宋时蕴这么有天赋,随便跟游医学了点,便如此厉害,“果然是我们平宁侯府的女儿,就是有出息——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宋时柔闻言,眼神里滑过一丝黯淡。

    余光瞥见宋时柔的神色变化,宋时蕴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,“母亲还是不要太过放松,您的病症来自阴气,阴气祛除后,身上是会轻快一点,但阴气折磨多时,对身体还是有所损伤的,我开个方子,张妈妈去抓服药回来,让母亲每日两次,服用七日,这几日正午前,再出去晒半个时辰的太阳,去去残余的阴气,身体才会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语毕,宋时蕴便走回桌前,开始写药方。

    杨氏见此,脸上堆满笑意,怎么看自己的女儿,怎么高兴。

    张妈妈也是连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对宋时蕴的医术,现在是颇为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杨氏之前看了那么多太医,都没什么效果,宋时蕴一出手,杨氏便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容不得她们不信邪。

    宋时蕴很快就写好了一张方子,交给张妈妈,让她去抓药。

    张妈妈接过来,郑重地点点头,临走时,又有些不放心,唤了几个大丫环,进来侍候杨氏。

    见有人来,宋时蕴便顺势道:“您身子刚好转,也需要休息,我方才回来,这一路上过来,也有些累了,我想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杨氏喜悦之下,才想起来,宋时蕴一路风尘仆仆回来还没休息,心疼地道:“对对对,时蕴快去休息吧,我已经让张妈妈将雅轩收拾出来了,让时柔带着你去吧,院子里的丫环婆子也都安排妥当了,若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你再同张妈妈说。”

    宋时蕴道了一声好,对杨氏施了一礼,便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宋时柔见此,嘱咐杨氏好好休息,便跟在宋时蕴身后,一道离开杨氏的屋子。

    杨氏和宋清远都颇为疼爱宋时蕴这个女儿,雅轩是前不久刚修建出来的院子,挨着主院没多远,在前院和后院的中间靠南一些,前后都修建了花园和荷塘,景色颇好,地方也大。

    可见杨氏和宋清远对宋时蕴的歉疚和爱重。

    宋时柔给宋时蕴引路,一边走,一边还在心里想着,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本她对这个要回来的姐姐,侯府的真千金,心里有些不安又复杂的情绪,她不太敢在宋时蕴面前说话,又怕宋时蕴难相处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下来,宋时蕴是修道的,那应该不是什么坏脾气的人,方才宋时蕴跟她们说话也是客气有礼的。

    不像是难相处的人,但也不像是乡村长大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莫非,这真是天生血脉的缘故?

    宋时柔正想着,不由偷偷看了看宋时蕴几眼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一道突然插进来的声音,打断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时柔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宋时柔闻言,和宋时蕴一道,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已经走到前院和后院的中间,正要拐去雅轩。

    前院的二道门那里,此时却走出来两个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,皆是一个比一个俊俏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子,与宋清远长得有些相似,几乎一看,宋时蕴就知道,这个人,应该就是她名义上的大哥,宋文思。

    然而,宋时蕴眼里,现在只有宋文思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人长得颇为俊秀,右边眉尾还有一颗红痣,添了些许风情,神色……更是依稀如旧。

    宋时蕴看见他,心里不由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居然是……谢如故。

    宋时蕴早些年一直在天机门修炼,第一次接她下山,带她入皇城的人,就是谢如故。

    她被杀之前,曾经听闻,谢如故受了重伤,在府中休养,她遇袭之前,还曾想过,若是龙脉无恙,等她回来,便去看看谢如故。

    毕竟,谢如故是她为数不多的旧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再见是如今的光景。

章节目录

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,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?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【快穿】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,大小姐提刀上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