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尾山,井伊军本阵,百名姬武士骑兵羽翼下,直虎快马下山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无名小卒就敢前来送死,看来吾之太刀只有小野因幡守的首级,就真把吾当成弱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,直虎蹭得拔刀,一香脚丫踹白石肚腩上,白石嗖得出去给直虎带来马震服务。

    房尾直英、峰由衣一众侧近上马去追,连西乡昌子和北畠千代俩文官也都搞驮马追。

    另一边,原家兄弟和诸角昌守2000人正在向松尾山前进。

    “敌将休走!你们的对手是我西乡清员!”

    诸角昌守见状立马返身:“这个老家伙的首级是我的!”

    原家兄弟头也不回:“多谢诸角大人!”

    狭路相逢,直虎马速不减的冲锋,刷得刀光一闪而过,讨死……一杂兵。

    “吾井伊直虎在此!谁想要我?!”

    原昌治给直虎亮灯:“原隼人佐昌治在此!井伊祐圆尼看刀!”

    见到沙场上的直虎,原昌治眼前一亮,世上竟有如此英姿勃发的美妙佳人,不禁感叹杀掉未免暴殄天物。不如擒回去哥俩轮流找她求子,生个十个八个家名不绝子嗣昌盛,相信也能够告慰亡父了吧…………

    原昌治美美的上场应战,孩子乳名想到好几个,然后被直虎一刀秒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死了!跟吾一骑讨还敢走神,竟然这么看不起吾?!”

    原贞胤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打不过打不过,兄弟们上团她!每人一枪每人一棒,每人一枪棒!

    原贞胤指挥千人围殴直虎之际,峰由衣拍马赶到。

    “主公,请把主公敌人交给由衣!臭小子,敢和我峰由衣一战吗?!”

    原贞胤脸色血红的拔刀,今天不跟你打,往后我可怎么见人。

    你娘的,打不过井伊直虎还打不过你?

    原贞胤打量峰由衣容貌,妹子点挺正啊。

    “原隼人佐贞胤参上!”

    峰由衣舞动薙刀拍马上前,薙刀一扫娇躯轻探,原贞胤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“哼,武田家的武士就是垃圾!”

    “去解决残余武田军。”直虎满意的催动战马。

    这丫头行啊,只要能从这场仗里活下来,高低是个能进暗耻的猛将妹。

    西乡清员方面,他正和诸角昌守战个不分胜负,怎么推都推不动,然后便见松尾山方向下来一队骑兵,为首一员凶悍的女将单骑突到诸角昌守脸上。

    “敌将诸角昌守被我峰由衣讨取!!!”

    西乡清员老脸有些害羞的来见直虎。

    “主公,臣下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乡大人辛苦了,还有马场民部尚未解决,现在可不是叙话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哈衣!”

    合流来到饭富虎治处,才从他口中获知马场队的坚硬,牧田藏人助匆匆率队前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,请给城东众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!”

    直虎令道:“三面合围,围起来打,马场民部的头谁抢到算谁!”

    “哈衣!!!”

    牧田藏人助、西乡清员、森本具俊三面夹击,饭富虎治负责穿插骑射支援,暴打马场信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连吾川东岸,直虎未开无双之前。

    左翼本多正信,右翼渡边定宗,两人骑马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近藤大人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图书大人,你当真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近藤赐用承认:“不这样做,难道要指望饭富兵部讨取了马场民部,再去给主公收尸吗?这个混蛋!马鹿!马鹿野郎!战后我和他没完!”

    本多正信郑重提醒:“近藤图书大人,你是一个武士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!我没有昏头!”

    渡边定宗的目光看向旗本众:“近藤大人,旗本众顶的住吗?”

    随即看回近藤赐用:“现在是巳时,已经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近藤赐用沉默片刻:“只要我还活着,这里就不会被武田军突破。”

    渡边定宗打马归队。

    本多正信吞下话头,打马归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营,湿漉的被褥已干。

    “我武田典厩来也!铁炮队射击!!!”

    设乐队顶着弹丸洗脸,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枪刺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,敌将,大井贞清!被我设立,设乐贞通讨取!”

    设乐贞通拔回捅入大井贞清身体的枪,整个人几乎脱力般要栽下车,紧扒着车边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“真累人啊……武田军不知疲惫吗,战意依然这么高昂。主公为什么还不来?我……快没力气讨取武田大膳大夫的首级了。”

    休息中,设乐贞通恍惚见着一个东西朝自己飞来,离眼眶越来越近……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拳头大小的石弹砸在设乐贞通脸上,设乐贞通向后仰倒摔下车,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脸庞内陷,染血的石头嵌入他脸部,骨头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始作俑者——小山田信茂甩开投石索,拔出太刀。

    “敌将设乐贞通被我小山田左卫门尉讨取!小山田队前进!!!”

    小山田昌行一马当先,跳上阻碍武田军多达一个时辰的楯车。

    “是我小山田昌行一番乘……呜啊!”

    设乐一族设乐贞友一枪攮死小山田昌行。

    “敌将小山田昌行被我设乐贞友讨取!”

    吼完,设乐贞友又被小山田某某讨取,两队开始血腥的争夺与守护。

    车阵另一角,土屋昌次在队友掩护下靠近楯车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车!你给我~~翻过来吧!”

    土屋昌次用上蛮力,把车给掀了。

    狭小的缺口被粗暴掀开。

    “挡住武田军!”

    “井伊家成濑正义参上!”

    “井伊家成濑小吉参上!”

    “井伊家小栗忠藏参上!”

    一连三员井伊家武士出战夹攻进来的土屋昌次,土屋昌次拔出太刀与之战作一团,土屋昌次异常勇猛,悍不畏死的肉身接击。连挨数创斗志昂扬,血流如注犹若无人,挥舞太刀接连将三将斩杀。

    井伊军长枪足轻众溃败。

    萩野庆之助率铁炮众胁差肉搏。

    旗本众冲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高木友三郎参上!!!”

    手舞太刀化作光影,所过之处没有站立的武田军兵势,呼吸间连斩杂兵百人,大骇。

    天王山上,看到井伊军车营被攻破的一幕,胖虎悬着的心放下。

    “预备队出阵!”

章节目录

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,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: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