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玄看着那段话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之前是不信的,现在也不是很信,但却信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他能感觉到,人皮这次透露这些消息,很大程度上来说,是故意让他去相信人皮。

    让他相信之后,再继续说出一些假话。

    这种套路夜玄不是没用过。

    “你能让黑暗无所遁形?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夜玄看向人皮,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人皮的到来,让原始帝路对夜玄的感知封锁消失。

    这似乎也预示着人皮的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一种让黑暗无所遁形的力量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会觉得这些黑暗力量是人皮弄出来的,是因为夜玄很清楚,人皮弄出来的黑暗,没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否则先前在万宝神地就不会被他给镇压了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那股黑暗之力明显早就存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一切都是人皮的算计,从它被夜玄拿下的时候就一直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夜玄也会去考虑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根本上来说,是不信任人皮的。

    眼下的这句话,也是在试探。

    人皮上的灰雾慢慢涌动,逐渐浮现出一段话来:“黑暗本就存在,只是你们被蒙蔽罢了。”

    夜玄撇了撇嘴,这话说了等于没说。  然而这时,周幼薇却是上前,一把抓住了人皮,然后丢到原始帝路之上,用脚踩着一顿摩擦,俏脸满是平静,声音清冷:“既然你知道这么多,那不如用你来

    镇压黑暗,重建原始帝路。”

    “幼薇……”

    夜玄原本想阻止,可却发现被人皮摩擦后的地方,黑暗力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东西还真好用。”

    周幼薇见有效果,二话不说,将其拉扯一番,然后在原始帝路上当起了清洁工。

    夜玄摸了摸鼻子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人皮是很有尊严的。

    起码从先前夜玄准备用他来擦鞋,对方很抗拒的情况来看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可眼下却被周幼薇拿来当抹布用了。

    “吾不能镇压黑暗,吾与黑暗同源!”

    人皮似乎也急了,灰雾疯狂涌动,出现的字也更加迅速。

    周幼薇此刻也停下了动作,因为她已经发现了,人皮擦过的地方,黑暗力量又会冒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人皮所在的这片区域,其他地方依旧如常。

    这完全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没用,那就干脆扔了。”

    周幼薇把脚挪开后,伸手捡起,准备直接丢向原始帝路深处。

    “吾有大用,不可丢弃!”

    灰雾又是一阵涌动。

    只不过周幼薇已经把人皮给丢出去了。

    灰雾还在蔓延,飘向夜玄:“帝路崩碎之日,尔等皆当毁灭,届时黑暗将流向下一个地方,直到一切寂灭!”

    周幼薇来到夜玄身旁,轻声道:“夫君,这鬼东西信不得,满口胡言,最好把它丢在这里,将这一截原始帝路给封印。”

    夜玄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还别说,这家伙从头到尾都装神弄鬼,搞不清楚它到底要干什么,就如你所言,把它丢在这里算了。”

    周幼薇螓首轻点道:“就算帝路真的要崩碎,会被黑暗侵蚀,以夫君的能耐,在黑暗中开创一个盛世也并非不可。”

    夜玄深以为然:“不错,本帝乃是不死夜帝,万古无          万古无敌,这世间没有什么能难倒本帝。”

    人皮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俩唱双簧呢?

    不过人皮可能并不知道人心是复杂的,此刻的它,确实有点急了,从被周幼薇踩在脚下的那一刻就已经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到夜玄竟然真的听从周幼薇的话,要将它彻底封印在这里,顿时更急了。

    灰雾疯狂涌动,浮现出一大段文字:“帝路崩碎,所有生灵尽皆毁灭,包括你们在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开创的大道,看似独一无二,实则全部都在原始帝路之内。你们死,帝路无恙,帝路崩,你们必死!”  夜玄看到人皮急了,他就更不急了,慢悠悠地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说说帝路为什么会崩?是因为黑暗侵袭?既然原始帝路选择对我们屏蔽对黑暗的感知,那

    么在他本身的运转规则之内,黑暗是不会毁灭原始帝路的,除了黑暗之外,谁能崩灭原始帝路?”

    灰雾再次涌动。

    “黑暗源流还未降临,降临之际,万道寂灭,苍生皆无!”

    这是来自人皮的消息。

    灰雾涌动之间,这一个个字节都在跳动,似乎代表着此刻人皮的情绪也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夜玄微微眯眼,与周幼薇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黑暗源流?

    “黑暗源流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夜玄追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人皮似乎冷静了不少,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浮现出一段简短的文字:“诸天彼岸,世界尽头。”

    周幼薇轻哼一声:“何为诸天彼岸,何为世界尽头?”

    灰雾不再涌动,似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夜玄兴趣缺缺地道:“既然不愿意说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夜玄揽住周幼薇的纤细腰肢,笑呵呵地道:“幼薇,咱们回家吧,好久没见,是该来一次菿奣了!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帝路崩灭,万世寂灭,正事儿要紧。”

    周幼薇俏脸泛红,但也没有挣扎,任由夜玄揽住自己的柳腰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说着一些羞羞的悄悄话,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地恢复了死寂。

    人皮就这般躺在冰冷的原始帝路上,灰雾再次涌动起来,浮现出一段模糊的文字:

    “吾来自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只可惜夜玄和周幼薇已经走了,似乎已经看不到这段话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两人都在关注着。

    那句话他们看到了,但没有任何实际意义。

    他们要的不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这一切,也让两人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世界尽头是怎样的先不说。

    总之,原始帝路却是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原始帝路危险,代表着所有人都危险了。

    黑暗源流。

    这似乎就是最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此刻的夜玄,不打算管这些了。

    先回家。

    菿奣!

    周幼薇是懵的。

    “夫君不是说着玩吗?故意演给那张人皮看的吗?”

    夜玄一脸漠然地道:“谁跟你闹着玩?之前喊你看着我的第一尸,你怎么去轮回转世了?还让为夫当了一回赘婿?你行啊小鸿瑶!”

    周幼薇见夜玄居然记得这一茬,一时间理亏,只好认错求饶:“夫君能不能温柔点。”  夜玄:“抱歉,我喜欢当野兽!”

章节目录

一开始,我只想搞钱最新章节 长生仙缘: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TXT 穿越倚天:明尊张无忌最新章节 趣味文学 人生阅读 温馨阅读 燃点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玉面小说网 钟意小说网 我的电影年代全文阅读 她风华正茂免费阅读 囚金枝 闺门荣婿最新章节 创世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