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 pz)    枪声大作,纷飞的子弹,从欧亚与鲁少林的身前背后和幻影中通过。

    俩人在金刚墙里的那团东西并不是**,而是他们的魂魄。他们的**留在漆黑的点点二号里了。魂魄没有**,却有着他俩的精神和感觉。

    子弹满天乱飞,魂魄被打中是不可避免的。在欧亚的感觉中,他是一只蝴蝶。两只手变成了两对翅膀。两条粗壮有力的大脚,变成六条细细的长腿。两条眉毛变了两片羽状的触须。子弹啾啾地穿过巨大的翅膀和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就像子弹射进水里,看不到贯穿的痕迹。也可能子弹的速度太快了,欧亚还来不及感受子弹通过身体的反应,子弹就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初的紧张心情,已换成了轻松的愉悦。欧亚越飞越高。鲁少林紧紧跟随。在他们的经验中,金刚墙没有顶,只要飞得够高,他们就能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枪声停了,他们已飞越了云层,飞得足够高了,他们改成平飞,估计没有多久就可以回到时空学校。然而,他们再次撞在了金刚墙上。

    炒豆般的枪声又一次响起来。

    继续往上,再往上,空气稀薄得几乎托不住他们的身子。他俩继续不断地向上,两个倔脾气湊成了一对,为的只是比试一下,或者要得到一个证实。向前走不到头,因为地球是圆的,可以周而复始。向下触不到底,是因为没有参照物,判断不出点点二号失去了动力。向上,你却骗不了我。我可以看,可以听,我心向着天堂,阎王阻止不了一个自由自在的灵魂。

    鲁少林终于累了,问欧亚:“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”

    他们向西平飞。第三次触动了金刚墙。空气剧烈地颤抖起来,发出了鬼一般的凄厉哭声。这一次,他们没有听到枪声。

    “师傅,金刚墙为什么有这么高?”

    “它伴着我们生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穿不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这个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幽灵,按道理没有东西能挡住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怀疑,不同的时空,幽灵不能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没有办法走出去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没有办法,而是我们做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了解操作命令或者拿到密码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龙吟能告诉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,开始行动吧!”

    欧亚掉头,向下而去。鲁少林紧紧跟上,不知道要做什么,跟着做就是。

    欧亚迅速降下高度。枪声已经停了,黑吒率领部下站在悬崖顶上。欧亚来到离黑吒不远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吒抱手而立,两个鱼泡眼吓人地盯着他。欧亚把它当成了死鱼眼,什么都看不见。料不到黑吒冷冷地先开言了:

    “你们投降吧!”

    欧亚大吃一惊,黑吒看得到他。这说明黑吒同样有着强大的意念力,能感觉得他的一举一动。他们现在唯一的优势在黑吒面前迅速瓦解了。

    欧亚哈哈大笑道:“凭你?笑话,快把你主子叫来吧!”

    黑吒站着没动,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欧亚想起了一个人,问:“你认识庆有余吗?”

    黑吒一愣,翻翻鱼泡眼说:“跟你有什么相干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是朋友,在一起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吃饭,跟我又有什么相干?”

    “你很像他手下的四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黑吒的脸皮迅速地抽动着。

    “黑白双煞,暗夜天使!”

    黑吒怪笑起来,说:“好恐怖的名字哟,莫拿来吓人!”

    欧亚决定诈他一下,说:“暗夜天使说他们有一个兄弟在龙吟这里。”

    黑吒大笑着说:“他们兄弟多着呢,又不是”

    “嗯!”黑吒突然住嘴,改变话题说:“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女娃子嘛,人呢,怎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欧亚迅速地判断,黑吒指的不会是时香,一定是小雪。小雪和他交手过。他吃过小雪的亏,一定是把这个仇恨记下了。欧亚挑斗说:“你又不是她对手,上次打得缺胳膊断腿的,你还想再来一次啊?”

    黑吒没有被激怒,反倒记起了自己的任务,和颜悦色地说:“投降吧,龙吟会重用你的。”

    欧亚说:“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抓住我。你来呀,你进来呀,看把你摔成肉浆不!”

    黑吒冷笑着,“你道我是谁?说出来非把你个鳖小子吓瘫不可!”

    “有胆你就说,看能不能把我吓瘫!”

    黑吒神气活现地用根大拇指指着自己说:“鳖小子你听清了,我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黑面阎罗,整个北山陵园是我的地盘,所有的孤坟野鬼都得听我的号令!”

    欧亚言正辞言警告说:“告诉你黑面阎罗,这里不是地狱。我们也不是鬼魂。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人!你开枪吧,我闪一下都是孬种!”

    鲁少林冲到欧亚前面高叫道: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黑吒把上身的黑外套脱了,把别在后腰上的两枝短枪拔出来交给手下收好。回头对士兵下命令:“都听好了,一律不准开枪,看我如何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欧亚往后退开了一点,小声对鲁少林说:“盯紧他,只要他打开罩子,或在墙上开一个小缝走进来,我们就立刻冲出去!”

    黑吒嘿嘿地阴笑着说:“想好了没有,自己投降,吃香的喝辣的,好处大的有。想做官,就给你个市长做做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啊,还封官许愿!”

    鲁少林的话还没有落地,黑吒就怪叫一声,两只手爆长几丈,直接穿过金刚墙向他们抓来。欧亚没有料到他的手竟然能穿墙而过,没敢怠慢,迅速闪避开了。鲁少林没有和他交过手,又自恃没有肉身,直接向金刚墙扑去,想从墙洞处冲出去。他只感觉到神魂一紧,脑袋像要爆裂开来,不禁痛苦地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黑吒抓住鲁少林,从金刚墙上缩回了手。鲁少林的魂魄在他的手上竟然丝毫动弹不了。鲁少林只觉得自己的蝴蝶翅膀碎裂开来,纷纷扬扬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鲁少林在最后时刻,向欧亚大叫:“师傅,他有妖法,不要碰他!”

    黑吒嘿嘿笑了笑,收紧手掌,鲁少林魂飞魄散,再也开不了口。黑吒高喊一声:“把我的锁魂筒搬来!”

    一帮黑衣兵早把一个蓝色的钢筒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吒也不打开筒盖,直接把鲁少林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欧亚认识那钢筒,禁不住发起抖来。他曾在那筒里呆过一个月,零下两百度的温度,几乎没有任何生物能够生存下来。

    ~~b~~ pz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