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最应该狂妄之人,就是有大本事之人。

    有大本事的人,也许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要变得多么狂妄,而只是因为他们根本低调不得。

    纵然他们很少在江湖上出现,世人也同样还是难以忘记他们的名字。因为忘记他们的名字,最糟糕的结果,就是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在江湖行走,你可以不认识几大名门正派的掌教,但是那些江湖上独来独往的煞星,你一定要认得。

    纵然不认得,也一定要知道他们的名号。

    很多人,正是因为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号,所以才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所谓的江湖煞星,可能本身也就是一个低调的人。他们没有大事,一般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身份。可是即便是这样,他们也很难低调起来。因为只要他们的名号出现在江湖之上,江湖上就一定会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就像天行剑狂笑月歌一样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天行剑狂笑月歌,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狂傲之人,让人难以接近。可是只有真正认识他的人,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低调本分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,正是因为他这天下第一剑的名字,让他本身就很难做一个低调之人。

    他一年之中,也就只在江湖上露面几次,差不多至少要三四个月,江湖之中才会出现他的传闻。可是即便是这样,对于他这样的大人物,也已经算是足够频繁了。因为他每一次出现,江湖之中都必定有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不是有人死,就是有人被追杀。

    亦或者是,蘑菇林又担保了一位江湖浪人安危,遂惹来了众多武林纷争。

    很奇怪,蘑菇林虽然看起来,并不是一个武林门派。里面藏了许多曾经在江湖上犯过大事的江湖人物。

    这些江湖人物,不管是正道,还是邪教。只要答应蘑菇林的主人,不在江湖上犯事,然后终于在蘑菇林隐居,蘑菇林就可以保他们安全。

    江湖上众多的门派,都有仇家进入了蘑菇林避难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有何等深仇大恨,只要对方逃入了蘑菇林,便再也没有人敢进入蘑菇林寻仇。当然,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人敢去,只是因为进去寻仇的人,都没有活着出来,而他的仇家,却依然活得好好的。这种事情,发生的次数越多,就越没有人敢进去寻仇。

    不过,总还是有人不信邪,会去以身试法。

    对蘑菇林稍稍了解一些的人,便知道蘑菇林的主人,其实就是十大剑客之一的玉罗刹。之所以蘑菇林这般难对付,便不仅仅只是因为一个玉罗刹了。更因为一个更厉害的大人物,天行剑狂笑月歌。

    只是唐慕公等人都没有想到,狂笑月歌居然会出现这里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来的。

    梅韵师太看着气势完全不输于自己的狂笑月歌,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显然她也没有想到,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年轻人,貌似武功已经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天行剑狂笑月歌虽然比第五行这结剑客年长十来岁,但现在也就三十出头,比四老之中最年轻的梅韵师太,也要小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狂笑月歌大笑着落地,天行九剑立时回鞘,地面立时震起来一团风尘。

    “狂笑大侠你终于来了!”任逍遥显然并不似其他三人,对狂笑月歌的到来,感到太过意外。他虽然没料到狂笑月歌会上到山顶,但是他好像知道狂笑月歌要来。

    “任老前辈相邀,晚辈岂敢不来!哈哈!”狂笑月歌笑答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请来的?”梅韵师太显然有些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任逍遥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正如师太所言,任某该做什么,自然还得去做正事。”任逍遥答。

    “呵呵!任门主果然老谋深算,原来早已成竹在胸,看来是贫尼多虑了。”梅韵师太这时也才放下来心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!师太的提醒,仍然十分重要。”

    唐慕公和唐慕相两人,到现在也没明白,梅韵师太究竟提醒了任逍遥何事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世上之事,永远只有当事人明白,其他不在格局之中的俗人,也就自然很难理解他们的心境。

    正说着,又一人上崖而来,只见他在山石之间往来腾挪,看来动作很慢,便实则动作又极快。究竟是慢是快,众人好似根本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天下武功,惟快不破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一个人的武功,让对手连快慢都分不清楚,或许才真地更加难以破解。

    崖顶之上的人,都是武林当中的绝顶高手,可是他们所有人,也就没有办法分清,上来那人的动作快慢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每一个动作,都慢到了极致,就像蜗牛一样。可是他上崖的进度,却又一点不慢,片刻间已到崖顶。

    “昊天剑。慢剑神胡代伟!”梅韵师太已经认出,这人就是剑客榜上排名第二的大剑客,慢剑神胡代伟。

    武林之中,也只有他的武功,能够让人觉得似慢非慢,又似快非快。

    梅韵师太来到逍遥门时,胡代伟和第五行已经离开了,所以她在逍遥门并没有见过胡代伟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想到,这天下第一剑,居然和天下第二剑,一起上山来了。

    常言道,龙虎不相容。

    两只巨兽在一起,难免会打架争斗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两个人一个号称天下第一剑,另一个排名剑客榜第二。很难想象,他们之间,居然能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可是世间之事,也许并不似外人想得那般复杂。

    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

    真正能站在江湖绝巅的人,应该是有大气度,大胸怀的高人。

    狂笑月歌虽然年轻,但好似已经快要登临自己的巅峰了。

    胡代伟动作忽快忽慢,但是上山却不慢,片刻间也已经上来。

    “胡大侠辛苦了!”任逍遥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!任老前辈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胡代伟话刚说完,突然悬崖之下,又有异动,山间有两股阴阳相冲的真气直往山顶升起。就好像一团烈火,和一团冰炎搅在一起,然后阴阳混合,分不清是火还是冰,是阴还是阳。

    那两团气劲之中,隐约藏着一个人形,速度快到极致,却好像这两股真气,就是天地阴阳之气,可以随意在山间往来冲突。在外人看来,那两股真气,就如一阴一阳两条盘龙,在山腰缠绕恶斗间,便直往山顶而来。

    “冰火龙炎气!”任逍遥用略带吃惊的口吻地道。

    只见冰火龙炎气之中的人,飞身来到崖顶,却是一位长发垂肩,白衣胜雪,纱尘不染,棱角分明,相貌比姑娘还要清秀的一个美男子。

    这世上如果有一个男人,能让其他人男人看了,也不由得动心的话,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剑影第五行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古往今来,有且只是这么一个。

    任逍遥早已经看出,这人就是剑影第五行。

    只是他上山使的冰火龙炎气身法,任逍遥却是第一次见。这门身法,虽然是由第五行的五行真气催动,但并不是他首创,而在古书中早有记截。只是任逍遥也不知道,第五行是从何处得到这冰火龙炎气的法门。

    “各位前辈,别来无恙!”第五行自从认识芝芝之后,人也不由得改变了许多,话也比以起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外人看来,他还是一样孤傲难近,但其实他已经改了许多。

    能让一个男人努力改变自己的人,只可能是女人。一个男人如果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去做出改变,这说明他的确爱上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第五少侠,功力又精进不少!”任逍遥赞道。

    “进了好,退了罢!若能渡劫,方才苟全!”第五行显然对武功,似乎已经不是太感兴趣。

    并且,因为有五行大劫的潜在危机,第五行最近反而更加开朗了。

    人,或许只是能要接近自己人生的终点之时,才能放下许多事情,过着淡薄名利的日子。越是年轻的人,往往也就最愿意虚度自己的光阴。只是当他们面临磨难,感觉到死亡和灾祸的威胁之时,他们才会真正地珍惜生活。

    活着,比什么都好,所以要好好地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声声巨大的雷鸣之声传来,只震得天摇地动,人耳欲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唐慕相不只觉整个山顶,都在不停摇晃,就好像山顶马上就要塌陷下去,宛如阶剧烈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任逍遥、唐慕公和梅韵师太,也同样变了色,不由得开始向山下望去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的第五行三人,却似乎并不十分在意,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任逍遥四位长者,从崖边向巨响之处去,这才看清楚,那发出巨响之声的东西,巨然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和尚。

    只见和尚,肤色微红,全身肌肉鼓胀,生得十分壮美。只要人们看到他那一股股肌肉,就知道他力大无比。

    他果然力大无比,因为他攀登悬崖之时,双臂还举着两块数百斤的巨石。

章节目录

警察叫我备案,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【快穿】黑化反派,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: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