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影轩离慈宁宫不远,清影公主回去之后,什么事也不做,只在轩中专等花儿的消息。哪知等了许久,花儿却还没有回来。清影公主突然反应过来,对荷叶二人说道:“糟糕!第五行既然是大剑客,那武功自然十分了得,花儿去跟踪他恐怕会有危险。”荷叶与青草一听,心中也都十分担心。

    正焦急间,花儿却自己回来了,样子看样来有几分狼狈。清影公主立马上去问道:“怎么去这么久才回来?都让我们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花儿料想必定挨骂,不知如何开口,只说道:“公主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清影公主其实早已料到她会被发现,此时见到花儿神情,心中自然更加明了,于是问道:“跟丢啦?”

    花儿见公主说中,立马跪了下去,也只好承认道:“是,请公主责罚。”

    公主并不吃惊,而且自从见到第五行之后,她心情一直大好,也没有对她发脾气,于是便说道:“我责罚你干什么?他可是剑影第五行,你不跟丢,那我才奇怪呢!”

    花儿还不知道她跟踪的人就是剑影第五行,于是惊问道:“他就是剑客榜排行第五的剑影第五行?”

    清影公主十分得意地答道:“当然!其他人,又怎佩做我的驸马呢?”

    荷叶问道:“那现在公主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影公主十分有信心地说道:“只要本公主看上的人,他就休想逃过我的手掌心。你们三人马上出宫,务必尽快找到第五行行踪。就算把京城翻个底朝天,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花儿三人得令,于是立马出宫而去,四处打探第五行的消息。

    第五行是个与众不同的美男子,走到哪里都十分惹眼,因此他的行踪并不难找。花儿三人没费多大功夫,便打听到一个可靠的消息:第五行每天下午都会去翠云楼喝酒。花儿三人立马回来禀报公主,公主得知后竟然十分安静,只说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便躲进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花儿三人已经随侍公主许久,见到这种状况第一反应就是,公主要逃。于是花儿对荷叶和青草二人说道:“公主多半要逃,如果这次再让她逃脱,太后非杀了我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荷叶也道:“对,必须阻止她。”

    青草道:“今天晚上公主必有行动,咱们现在轮流监视公主。到了晚上,如果公主真地要逃,咱们便合力将她绑了去见太后。”

    花儿却道:“这样咱们岂不是开罪了公主,以后恐怕没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荷叶道:“开罪了公主事小,丢了性命事大。上次公主逃脱之后,太后就已经差点将我们三人给杀了。如果现在我们不这么做,而让公主轻易逃出宫去,太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青草也赞同道:“花儿姐姐,荷叶姐姐说得没错,咱们也是迫不得已。况且公主虽然性子烈、脾气坏,但心胸其实还是很大度的,不会记我们仇的。”

    花儿也只好答应道:“惟今之计,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。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天余下的时间,公主都异常地安静,只一个人躲在房间之中睡觉,连花儿三人也不让打扰。花儿一向十分机灵,知道公主定然在屋里搞鬼,也更加肯定公主今晚会有行动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看管公主,太后便把公主的清影轩建了慈宁宫旁边。可是太后自己十分讨厌枪棒,因此也很少到清影轩去。大多数时候,都是公主到慈宁宫来给她请安。

    夜晚,子时已过,月黑人静。

    三人早已安排妥当,花儿守在清影轩门口;荷叶则在公主卧房的窗户之外,以防公主跳窗逃走;青草则在清影轩去神武门的必经之路上候着。清影轩离神武门最近,如果公主想要尽快出宫,那就必须走神武门。

    公主还是没有动静,三人都以为自己想多了,公主或许并没打算要逃走,于是慢慢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哎哟!花儿,你快进来,我腰疼得厉害,你快帮我看看,是不是生了什么疮啊?”公主突然大声哀嚎道。

    公主此时早已屏退其他人,身边并无一名丫环。花儿听公主叫得痛苦,生怕公主有恙,只得急急忙忙进来,然后掀开床帘一看,却哪里还有公主的人影。花儿立马知道上当,刚一转身,眼前立马飘来一阵软烟,还带着丝丝香气。

    花儿只说了一句:“迷魂香。”人便已经倒地。

    “好啦!没事了,花儿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奴婢告退!”

    公主一面假装花儿的声音与自己对话,一面将花儿放在自己床上,然而盖上被子,就好像自己仍在睡觉一般。

    接着公主从床下拖出一套小太监的衣服穿上,又拿了花儿出宫的腰牌,到镜子前照了照,十分满意地答道:“想不到本公主扮小太监,还是满英俊的嘛!哈哈!”说完走到床前对花儿说道:“对不住了,花儿姐姐,本公主要走了。你们想困住本公主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她拿了事先打好的包袱,带了皇上特赐的一块“如朕亲临”的金牌,悄悄关上门,然后大摇大摆从正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公主只知道花儿守在门口,却不知道荷叶和青草二人在哪里。她怕荷叶等人发现,于是想尽快出宫,便朝神武门走去,就正好朝青草把守之处走来。

    青草老远看见一个小太监走来,刚要问话,却见那小公公走路的姿势有几分像女儿家。青草立即醒悟,仔细一看,那小太监不是公主是谁?青草跟随公主已许久,因此任她怎么打扮,青草还是一眼便能看出。

    公主走着走着,突然面前闪出一人,正是青草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去哪?”青草假装不知,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石公公命小的出去办点事。”公主挤着喉咙说道。

    青草一听,却还是知道那是公主的声音,于是说道:“你真是公主?”

    清影公主见被青草认出,十分生气地说道:“这样也被你们认出来?还让不让人活啦!”

    青草笑道:“公主在奴婢面前什么没扮过,奴婢又怎会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公主道:“今晚我一定要出宫,你休想拦住我。”

    青草道:“那奴婢只有冒犯了。”话声未完,擒拿手已经扣向公主的右肩。公主虽然一直在学武,但却没有多少真才实学,真地与花儿等人动手,却是一点便宜也占不到。只十余招,公主双手便死死被青草扣住。

    青草道:“公主恕罪,奴婢只能带您去见太后了。”

    公主十分乖巧,讨饶道:“好啦!你抓得我好痛啊!放手啦!我跟你回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青草似信非信,但她想公主也不是她的对手,因此还是松了手。公主果然乖乖地往回走。青草正在高兴,公主突然一转身,右手一挥,一股带有香气的粉末顿时飞进了青草的鼻中。青草只晃了两下,便一下子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公主得意道:“你们这些小蹄子想跟我斗,还嫩点儿!”这时又听身后脚步声传来,公主料定是荷叶发现不对,立马追了过来,于是赶紧向神武门逃去。刚走几步,突然后面传来荷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次你要是真地走了,奴婢三人就死定了,太后一定会杀了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公主听说突然定住了,转身一看,荷叶已经跪在了地上,并且开始流下泪来。公主平时与她们交情甚好,她知道这次荷叶并没有说谎。自己若是逃了,太后便真地会杀了她们,这点她之前倒没想过。

    公主走到她面前将她扶起,为难道:“也对啊!我不能弃你们于不顾啊!那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猛然间,她心生一计,于是说道:“不如你们跟我一起出宫吧!以后太后要是怪罪下来,我替你们顶着。”

    。

章节目录

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: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,你钓起了核潜艇?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: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,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: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: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