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灵领域,这么多年的努力,终于如愿踏入了神灵领域,可吴池却最终发现,即便是神灵,也并非无所不能,依然无法真正逆转时空复活周伯言。那种绝望的心情,即便吴池如今已经是神灵领域的强者,也同样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“吴池,不要这样,你已经尽力了,就算周姑娘地下有知,也不会怪你的。”抱着吴池,长宁公主心疼的劝慰道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其实她一直都知道,在吴池心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人,依然是周伯言,那个已经死去了的周伯言。

    那是吴池的初恋,也是长久以来,吴池精神的寄托。

    而现在,似乎一切都已经落空了,那种心理落差,她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这片刻的时间,袁紫衣,苏婉,欢喜魔主也同样都赶了过来,不需要解释,也能猜到如今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没人开口,只是默默的陪在吴池的身边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吴池的眼中才终于恢复了几分生机,轻声开口道,“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……我没事,只是需要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缓缓站起身来,吴池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,独自踏入了昔日的凉亭之中,仿佛这样就能够回到过去,看到周伯言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吴池落寞的样子,长宁公主她们心中虽然担忧,却终究谁都没有再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便是整整一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月间,吴池始终没有踏入凉亭半步。

    这期间吴淑真与吴平这一对子女也回来过,吴池是极为疼爱这一双子女的,可即便是他们也一样没能打开吴池的心结,令吴池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月后,若云山踏入了剑影山庄,走到了凉亭之前。

    “拜见剑神。”

    站在凉亭外,若云山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长宁公主他们这些亲人,这种情况下,即便是他,没有得到吴池允许之前,也不敢贸然踏入凉亭之中。

    “若先生,还跟以前一样,叫我吴池就是。”

    目光落到若云山的身前,吴池叹息了一声,轻声说道,“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若云山能找到这来,自然是长宁公主的意思,这一不需要解释,吴池也心知肚明,何况,如今他也的确有话想要跟若云山说。

    “恭喜踏入神灵领域,如今这一声剑神,可谓名至实归。”

    依言在凉亭中坐了下来,若云山轻笑着道贺。

    “神灵领域……”重复了一下这个称呼,吴池脸上满是苦笑之色,“连心爱的人都救不回来,纵然踏入了神灵领域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可并非谦虚,而是此刻,吴池心中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“自时空洞斩杀十二都天神魔归来,为人族剪除隐患,带领人族真正崛起,怎么能说没有意义?”微微摇头,若云山继续说道,“踏入神灵领域,留下大道传承,为后辈指明修行的方向,如何能说没有意义?”

    吴池在说自己,而若云山却在说人族,说世间所有的生灵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吴池轻声说道,“若先生,其实骨子里,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小人物,即便是到了今天,也没有改变!你大概也听说了,我铁剑门收弟子之前,都要问一句,因何执剑。”

    “我执剑,不为苍生,只为秉持本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为苍生吗?那也未必。”看着吴池,若云山平静的开口道,“昔日逼死周姑娘,我也有份,你若心有怨愤,随时可以杀我泄愤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却是陡然让吴池眼中溢出一抹凌厉的杀机。

    是的,当初苍穹星上大婚,天后插手的计划,本身就是面前的若云山亲手制定的,可以说,逼死周伯言这件事上,若云山同样要承担极大的一部分责任。

    甚至,若不是周伯言选择以身祭剑,令承影神剑复苏,或许吴池也早就死在那一战之中。

    若说仇怨,若云山自然同样逃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杀意笼罩,若云山的脸色陡然变的苍白无比,甚至身体也被压制的难以抑制的微微颤抖,然而,这一切却并非源于恐惧,只是实力的差距太大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看,就会发现,若云山的眼眸自始至终都平淡如水,没有半波澜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,周小妞就能回来吗?”

    紧紧盯着若云山的眼睛,片刻之后,吴池发出了一声叹息,杀意骤然收敛,有些索然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昔日被烛九阴骗入那所谓过去的时空之中,其实吴池就已经有过一次考量了。

    尽管当年之事若云山难逃其责,可归根结底,若云山的插手并未源于私怨,而是为了天庭的大局。

    况且,这么多年过去,若云山对于人族的贡献,却是有目共睹,想到这些,又让吴池如何能够下的去手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就如同吴池所说,即便是杀了若云山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周伯言就能活过来吗?

    到了吴池这种境界,还要无意义的迁怒于人,那也未免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杀我,不是因为于事无补,只是因为你依然心怀天下。”微微摇头,若云山轻声说道,“我一直很佩服尊师,不过一介凡俗之中,却能够教导出你这样的弟子!不能亲眼目睹尊师风彩,实乃平生憾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若云山同样没有作伪,铁剑门虽然是吴池与刘钰发扬光大的,可从根子上,那种铁剑门的精神,那种铁剑虽小,剑骨犹存的气魄,却是源自于那个凡俗的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的名字也将与吴池一样,名垂千古!

    听着若云山的话,吴池同样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吴池,你可还记得,我对你说过,这世上没人能做到真正的算无遗策?”

    看着吴池,若云山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眉头微挑,吴池轻声说道,“我自然记得,可先生做的已经够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已经做的够好了。”微微颔首,若云山并未谦让,平静的说道,“没人能够做到真正的算无遗策,只要竭尽全力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够好了,你自然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明白,没人能做到算无遗策,又何必苛责自己一定要无所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,没人能够无所不能,就算是神灵领域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神灵领域,也不过代表一种境界,而不是无所不能的神!”(。)

章节目录